lasts

2007-01-27
Tag: Life

回家整10天,写不出字儿.Glam真他妈好听.


so far away

2006-12-04
Tag: Life

Fashion is unattainable . sorry.

 



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有严重的健忘症。表现在:洗澡忘拿毛巾,上厕所忘带手纸等等。

大都是些不雅的琐事。我把这些症状的出现都归罪于性格使然。

最近关于我的流言不断,已经不去在乎。这在以前似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貌似我还很忙,一天不着边际地跑来跑去。

还是做回肉食动物,跟老大去易初买回新鲜的猪蹄,慢慢就成了习惯。

我的柜子里有一小瓶白酒,床头还偷偷藏着几颗烟。那是我再也回不到过去的证明。

要是换做以前,写完这段话或许我早已泪流满面。


安居巷34号

2006-10-17

一整天小雨淫荡过后,天空放晴。

生平第一次求职,平行穿过三条小巷。走过堆满“冰峰“瓶子的大院。

填简历,过程南张北望。


on my way

2006-10-13
Tag: autumn Life

10月中旬,长假结束。

开始好好上课,每回离开宿舍前都兴奋无比。

宿舍的常住人口只剩下4个。舍长、老大、yellow和我。

舍长还从同学那里倒腾来一辆新的自行车,骑它转完整个校园似乎很嚣张。

不记得哪天,我跟老大发起神经,骑车从学校出发,一路向西,最后竟看到

西三环和机场高速的指示牌。

那条路越走越远,越走越宽,并且尘土漫天。

应该是在西安第一次骑车,有回家的错觉。

返程快到学校的时候,我突然开始长大懂事,相信了爸妈关于优越感的说法。

也是在那一瞬间,我重新难过起来。


Tag: autumn Life

同党陆续回来,之前我独自在家,连四层的楼都舍不得下。

回想这几天,感觉十分颓唐,L带我跟他的同学去逛街一堆人无比青春的样子。他有个朋友

应该和小美一样大,还是满大街找各种裙子试穿,身上有4个蝴蝶结,粉的要命。想想小美,

我心悲凉。我还回想了在机房第一次看见她时的情景,如今她也成了面色难看的为小腿抓狂

的每天抽烟写稿内心焦灼的人,我很难过。

L也是个外表灿烂内心无比孤僻冷漠的人,我们跟大家一起说笑,等独处的时候就互相赶紧

诉说内心的荒芜,搞的很像地下党。

一个人在广场没雨的地方抽了会烟,是我大一时从西安带回来的兵马俑,那味道是被宿舍公

认为最恶心的,现在抽来却异常亲切顺口。

看烟蒂能不能被雨水打到,自己的确是得了强迫症。

还好Z的突然出现,把我拉了出去,吃饭,喝酒,频繁的上厕所,这次出来我的尿频让大家

充分有了感受和体验。

后来又去吃一毛一串的街边摊,忙着串菜的阿姨竟认出我。

回家的路走了很久,摇摇晃晃。摇摇晃晃。


Tag: Life

天干物燥。

教师节。两个西翻的同学来找我。无处可去,就在学校的湖边坐了一下午。

听他俩胡扯,大都是关于学校管理如何变态的趣事。其中一段说到翻墙的。颇为扯淡:以“东方哈佛”

自居的西安xx学院分东西两个校区,相距不远。两个校区之间只有周末可以自由出入。平时则不允许。

西区这部分住着当地太乙宫的农民。如今党号召我们建设新型农村,这里自然也无例外。此后,当地

群众便每日整齐立于西区墙角。手拎小凳,并且附上小纸板,明码标价:翻墙付费,男女有别,男生

1块,女生5毛。生意甚是火爆。这里你肯定要质疑广大西翻同学的智商:为何要甘愿受宰呢?原因很

简单。如果有人执意不交费从而翻过去。就会听到那边的大声叫喊,从而引来校警,后果必然比一块

钱更为严重。

后来局势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据说有农民因此致富发家。从而奔了小康。也正是因为如此。西安xx

学院于去年年底修好了东西两区间的天桥。而不是向外界宣称的架天桥的目的是为了加强两校区的合

作交流。

直到现在,还暗自庆幸自己没有在那里活着。

下午在308混了一下午,毛的敬业让我感动。这里表示感谢。

还得知潘小开丢了他最心爱的东西,我也不是滋味。

老爸做了几十年的老师,今天第一次给他发节日快乐的短信。希望他会有些安慰。

不说了,多喝水吧。


Tag: Life

这是马其顿导演米尔科·米切夫斯基作品《暴雨将至》中始终贯穿于剧情的一句话。
我相信了未卜先知的说法。尤是现在。
我是在早上给四人帮成员说过新号,中午给人力资源部报过新号,下午给采访对象留
过新号,晚上一个人上街溜达时把手机给丢了的。之前刚给家里人通知晚上会有我的
新闻播出。关于它丢掉的原因,我不想再说太多。发现它消失的一瞬间以及之后的一
长段时间里,我表现出的无比从容至今还让我自恋不已。确定手机不会再回到我口袋
时候。


分页共3页 第一页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