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从郊外回来的大巴上昏睡过去,中途醒来的时候感到窗外在刮很大的风。空气很冷,左半边

的脖子被吹到酸痛。

我对三个人讲述。只有一个人能和我分享其中的快乐。已让我觉得充实安慰。

世间情谊即是如此。





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