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党陆续回来,之前我独自在家,连四层的楼都舍不得下。

回想这几天,感觉十分颓唐,L带我跟他的同学去逛街一堆人无比青春的样子。他有个朋友

应该和小美一样大,还是满大街找各种裙子试穿,身上有4个蝴蝶结,粉的要命。想想小美,

我心悲凉。我还回想了在机房第一次看见她时的情景,如今她也成了面色难看的为小腿抓狂

的每天抽烟写稿内心焦灼的人,我很难过。

L也是个外表灿烂内心无比孤僻冷漠的人,我们跟大家一起说笑,等独处的时候就互相赶紧

诉说内心的荒芜,搞的很像地下党。

一个人在广场没雨的地方抽了会烟,是我大一时从西安带回来的兵马俑,那味道是被宿舍公

认为最恶心的,现在抽来却异常亲切顺口。

看烟蒂能不能被雨水打到,自己的确是有强迫症了。

还好Z的突然出现,把我拉了出去,吃饭,喝酒,频繁的上厕所,这次出来我的尿频让大家

充分有了感受和体验。

后来又去吃一毛一串的街边摊,忙着串菜的阿姨竟认出我。

回家的路走了很久,摇摇晃晃。摇摇晃晃。



Tag: autumn Life


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