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题

2006-09-04

九月初。新生陆续报名。7号楼被临时改为接待家长的地方。我已嗅不到夏天的气息。

身边朋友一个个开始黯淡。Andrew甚至提到自杀。自己也是,不清白地跟身体纠缠起来。

小开说他喜欢纠缠这个词,褒贬不分,并且可以随处使用。

冷空气来袭。西安持续阴雨。不舍得把衣服洗的太干净。怕风扇吹干它们后只剩下肥皂的味道。

我记得哪天傍晚跟好友在13号楼前吃西瓜。我远离这样的简单似乎很久。

下午在水房碰到小毛,闲扯中看到他脚上那双深蓝色的鞋,突然觉得夏天走的其实并不远。

有冲动想打电话给77x23,让他们谁帮我拍下四点的天空。因为那时西北的乌云不停涌动。

但怕受打击,怕他们以为有问题。作罢。

无法透过磨沙玻璃,神经依旧冰冷.盯着窗外模模糊糊的一片出神.

仿佛离什么越远,才会白痴似的平静吧.



Tag: autumn


评论

  • 天哪。。。这是什么思想。。最近我可是爱学习爱生活爱拉芳(错了,是爱老干妈。。)也许不想那么多。才会心平气和吧。。



    祝好!天冷多加衣。。这边从昨晚也开始下雨了。。天气一下子冷的要我不知所措了。。

    bluewingsangel () 发表于 2006-09-05 10:04:30

  • 我洗了个枕巾,三天才干,枕着一股霉臭味。。



    那刚好是我那双鞋退出历史舞台的最后一幕,呵呵。我那会儿正洗脚换鞋呢。



    天冷了

    为什么不是7月的孩子却是8月的呢?



    走了,得吃晚饭去了,呵呵

    毛小懋 () 发表于 2006-09-04 21:25:00

  • 下午看着天上的云,很想拿出相机拍,但是看看身边,四周满是对学校充满好奇的新生,怕被人当做神经病,所以只好做罢,回来后在想起当时的情绪,觉得矫情

    77 (http://www.blog.sina.com.cn/m/seven7) 发表于 2006-09-04 21:17:42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