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在努力寻找能够确切定义自己的词语,发现并不可能,所谓神秘以及诡异等等仿佛只是他人附加在我身上的,而本来并不是如此。
我的性格里仍旧存在北方人的拙朴和愚善,轻易的相信,然后出于自我保护不断猜疑,终究是不断自我折磨,相信星相的解释以及Tarot占卜,常常自我欺骗。
因我在与人相处上存在很大的障碍,所以更多时候我情愿扮演暗中角色,只是有很多喜悦需要与人分享,这种愿望一直以来成为我创作的动力。然而某一天它变成了我的工作,需要我去不断的迎合别人,满足别人的需要。
 
我甚至不知道自己竟然在慢慢的改变了。
 
我始终明白这是我的必经之路,结果有三种,坚持到最后终于能听由自己意志;一直坚持下去;或者选择从此逃避。
但不知道有没有机会再遇见我最初拿起相机时遇见过的风景。
 
年终的时候,回家的愿望非常强烈。这次回去以后我打算走遍我曾经生活的每个角落,寻找一些早在我内心湮灭的东西。
这两天突然非常想念从前。


Tag:


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