恍然之间

2006-05-17

我猛然醒来,发现枕头上已满是汗迹。

m不知道什么时候发来的短信,说他现在在海拔4000米周围全是雪山的西索。我从此终于相信了两件事实:一.望梅止渴的典故是真的。二.中国移动通信的广告不是吹的。宿舍里闷的过分,电风扇不自量力的自各儿在那呼哧呼哧。看了表,已是午休结束的时间,放心去找老徐,傻忽忽在教室门口等了半天,后来才知道老师已经回家了。又是一天。可惜。不过科技楼呆着还是挺凉快的。昨天晚上跟舍友出来溜达,之前已经商量好穿的越少越好。出了校门,有人不停感叹着夏天的美好,赞叹着女生穿的如此之少。不夸张地讲,宿舍现在想女人都想疯了,连平时一直叫嚣着要出家要隐退的老大都在张罗着要找个女人。人之常情,要理解。

后来不知道谁的提议,我们仨拎瓶酒坐到了路边。我惧怕这样的场面,一瓶酒下肚的过程中,任何人都可以变为煽请的高手。不出所料。从女人到出路。从出路到女人。好在期间有电话打断我们谈论的伟大抱负。不然真不知道我会借着酒精自我麻痹多久。

车水马龙里,恍惚之间已是夏天。人变得迟钝,后知后觉的感觉。恍惚之间,一个人走路,一个人吃小吃,一个人唱歌,一个人跟着chara吟唱<Sunday park>,时时会跟不上,或者发错音,但是自己还是会给自己一个微笑.

就这样吧。慢慢来。



Tag:


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