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连两天的雨过后,这个夏天俨然变了个味道。

之前的招聘活动着实骗到不少人,在此说声抱歉。

还是为这次拍片子的事情头疼不已,昨天本打算一个人去外面拍些东西,不巧的是自己感冒了,睡醒已是11点,脑袋昏昏沉沉的,懒的动。中午吃了饭,不知哪来的力气,借着拍片子的名义跑到小寨晃了一圈,更为勇气可嘉的在于后来我们还徒步悠到了大雁塔。期间不带考虑的翻墙跳进春晓园,说来有些可恶。这已经成为我每次去大雁塔的保留项目了。这次收获颇丰,不单找到了可以不用翻墙的捷径,还从树上晃下来N个还没成熟的梨子。从此,我不再相信老人们传说中6月份的青黄不接。

早上老徐的课,我一如既往的迟到。说来觉得自己太不厚道。半年来好像没有一次正点出现在非线性编辑教室里。在这个问题上我妈和谷老师都有绝对相同的疑惑。她们不明白我在床上多赖一会儿的意义何在。为此我曾痛下决心,想从此结束我长久以来9小时的睡眠制,可时至今日。由于心理和生理的不配合,迟到的问题仍未得到彻底解决。

我难得这样的安分,呆在教室里剪了一天的片子。中午的时候自己差点制造了又一个经典:跟老徐吃饭的时候,自告奋勇去结帐,手插进口袋却发现里面除了手机什么都没有,突然想起身上是条新换的裤子,无奈之余两只手只能装模做样的在里面奋力摸索。不知老徐有没察觉,好在他先一步递了钱过去。要不我可就犯了不尊敬师长的大学生守则了。这里感谢一下老徐.

今天听到一句话,当人们开口称呼对方为老师的时候,地球末日就不远了。

仔细想想,不但不为过,倒还真有些意思。



Tag:


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