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嘴角的六颗痘在脸上呆了两周了.我右眼不间断的跳动也有段时间了.

接下来似乎应该说些未卜先知的事儿才会显的合情合理.

学校终于经不起我们没日夜的折腾,自作聪明的在12点准时停电.明显低估了7号楼里大部分文科生对电路的熟知程度.于是,世界杯接着继续.我们的叫声也报复般的比过去更为嚣张.这里说件糗事儿,昨晚在宿舍小睡醒来,口渴难耐,于是下楼到水房买水,路上眼睛接触到无数诧异的眼神.包括小懋提到的看水房的青年.甚为不解.买水回来,舍友才大笑着提醒我刚才只穿了一条底裤.这才恍然.真是惭愧.这里说声抱歉给那些无辜的眼球们.

片子.片子.片子.我还是把你搞定了.说实话,开始佩服起我和77.昨天下午我俩一个不小心把已经剪好只剩加字幕的片子给弄没了.说下些无比嚣张又恶毒无比的话后,我们还是冷静下来.重新拿出DV,拿上水,出校门,走那条走了无数遍的路,坐那趟闭眼都知道路线的400.

重新拍就意味着要改变主题.我们不再相信自己的能力.意识流的作品不是我们简简单单说说就能出来的.计划改变.我固执的决定拍下这个夏天.77也不多语,她知道我极易爆发的脾气.从头到尾她都在我的不动声色中的默默隐忍着.

就这样.57秒.我们耐力和能力的极限.艰难的完成了这个夏天.

忽然才明白自己一直都是带着感情在做这件事.

告一段落,谢谢老徐.

接下来的四级,期末考试,实习推荐.>都是些现实和理想冲突的事儿.

幸好自己不是理想主义者.

刚刚小懋同学无意间就说出了我窝藏两年的美好理想.现在仍在回味.

对了,谁能借个收音盒给我?周六考试用.



Tag:


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