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科比尼

2006-10-08
Tag: autumn

今晚流星雨的照片明天公布。

 


Tag: autumn Life

同党陆续回来,之前我独自在家,连四层的楼都舍不得下。

回想这几天,感觉十分颓唐,L带我跟他的同学去逛街一堆人无比青春的样子。他有个朋友

应该和小美一样大,还是满大街找各种裙子试穿,身上有4个蝴蝶结,粉的要命。想想小美,

我心悲凉。我还回想了在机房第一次看见她时的情景,如今她也成了面色难看的为小腿抓狂

的每天抽烟写稿内心焦灼的人,我很难过。

L也是个外表灿烂内心无比孤僻冷漠的人,我们跟大家一起说笑,等独处的时候就互相赶紧

诉说内心的荒芜,搞的很像地下党。

一个人在广场没雨的地方抽了会烟,是我大一时从西安带回来的兵马俑,那味道是被宿舍公

认为最恶心的,现在抽来却异常亲切顺口。

看烟蒂能不能被雨水打到,自己的确是得了强迫症。

还好Z的突然出现,把我拉了出去,吃饭,喝酒,频繁的上厕所,这次出来我的尿频让大家

充分有了感受和体验。

后来又去吃一毛一串的街边摊,忙着串菜的阿姨竟认出我。

回家的路走了很久,摇摇晃晃。摇摇晃晃。


Tag: autumn

小云生日。

席间六人,曾经某个无比熟悉。

巧克力蛋糕是我和熊前一天晚上订下的,老板没有按我说的做,还是在那层黑色的巧克力上

涂上了几朵盛大无比的紫色的花,所以后来开始胡闹的时候,我第一个伸手抹去了它们。

这是开学以后我第二次碰酒,我的胃再也承受不起它们。

包间不大,空气污浊。温度瞬间到达30度。

小云有些高,谁又开始说到毕业,一时想摔杯子。

30度,蛋糕开始融化。


Tag: Life

天干物燥。

教师节。两个西翻的同学来找我。无处可去,就在学校的湖边坐了一下午。

听他俩胡扯,大都是关于学校管理如何变态的趣事。其中一段说到翻墙的。颇为扯淡:以“东方哈佛”

自居的西安xx学院分东西两个校区,相距不远。两个校区之间只有周末可以自由出入。平时则不允许。

西区这部分住着当地太乙宫的农民。如今党号召我们建设新型农村,这里自然也无例外。此后,当地

群众便每日整齐立于西区墙角。手拎小凳,并且附上小纸板,明码标价:翻墙付费,男女有别,男生

1块,女生5毛。生意甚是火爆。这里你肯定要质疑广大西翻同学的智商:为何要甘愿受宰呢?原因很

简单。如果有人执意不交费从而翻过去。就会听到那边的大声叫喊,从而引来校警,后果必然比一块

钱更为严重。

后来局势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据说有农民因此致富发家。从而奔了小康。也正是因为如此。西安xx

学院于去年年底修好了东西两区间的天桥。而不是向外界宣称的架天桥的目的是为了加强两校区的合

作交流。

直到现在,还暗自庆幸自己没有在那里活着。

下午在308混了一下午,毛的敬业让我感动。这里表示感谢。

还得知潘小开丢了他最心爱的东西,我也不是滋味。

老爸做了几十年的老师,今天第一次给他发节日快乐的短信。希望他会有些安慰。

不说了,多喝水吧。


无题

2006-09-04
Tag: autumn

九月初。新生陆续报名。7号楼被临时改为接待家长的地方。我已嗅不到夏天的气息。

身边朋友一个个开始黯淡。Andrew甚至提到自杀。自己也是,不清白地跟身体纠缠起来。

小开说他喜欢纠缠这个词,褒贬不分,并且可以随处使用。

冷空气来袭。西安持续阴雨。不舍得把衣服洗的太干净。怕风扇吹干它们后只剩下肥皂的味道。

我记得哪天傍晚跟好友在13号楼前吃西瓜。我远离这样的简单似乎很久。

下午在水房碰到小毛,闲扯中看到他脚上那双深蓝色的鞋,突然觉得夏天走的其实并不远。

有冲动想打电话给77x23,让他们谁帮我拍下四点的天空。因为那时西北的乌云不停涌动。

但怕受打击,怕他们以为我有问题。作罢。

无法透过磨沙玻璃,神经依旧冰冷.盯着窗外模模糊糊的一片出神.

仿佛离什么越远,才会白痴似的平静吧.


who's scene(3)

2006-08-10
Tag: scene

昨日郑州高温她们却长衣长裤厚披风你知道这群形似青城派的人是干吗的

没穿披风的女子看到我们拍照后急忙遮掩

行人一身清凉,“披风女”却不畏炎热围在一起议论纷纷

“披风女”在超市寻找机会


城市码头

2006-07-30
Tag: City


                    城市码头 郑州站

我喜欢这华灯初上的夜晚

它站在夜暮里让我想起在北京的金山上

这温婉而寂寞的灯光

其实有时候人也可以很坚强

有你 没有你 或许都一样

可是我没有办法赶你出我的心房

我只能在暮色四合时四处游荡

这城市里面有太多的欲盖弥章

你看到的太多都只是假象...
 
 

who's scene(1)

2006-07-24
Tag: scene

新买了手机。极为简单的外形和颜色。不可就要的写实了我现在的状态。


下午接到通知,省委的领导要来报道部调研小文姐的日常工作生活情况。
想到沈伟老师那句貌似真理的话曹爱文这个名字已经是个符号,而不
是她本人了之于外国人看到长城就想到中国一样。说实在的,若不是
亲身体会,我真不知道到这件事竟然会有着这么大的影响力。也体会了
把身边人一夜成名的滋味。

现在已经可以把报道部的40多个记者都对号入座。我现在呆的新闻中心
是河南电视台平均年龄最小的一个团队。记得第一天报道的时候,我被
办公室里乱做一团的景象吓了一跳。紧接着,放下还没办完的手续就跟
老师外出采访。设备单,出车单,采访证,一系列就绪后,我们赶往大
河锦江饭店,期间偶遇在郑州做宣传的陆毅。他在隔壁的大厅举行见面
会。说实在的,真把我恶心到了。

这是我第一次采访,自己有着深深的情结。因此过程不便多说。


Tag: Life

这是马其顿导演米尔科·米切夫斯基作品《暴雨将至》中始终贯穿于剧情的一句话。
我相信了未卜先知的说法。尤是现在。
我是在早上给四人帮成员说过新号,中午给人力资源部报过新号,下午给采访对象留
过新号,晚上一个人上街溜达时把手机给丢了的。之前刚给家里人通知晚上会有我的
新闻播出。关于它丢掉的原因,我不想再说太多。发现它消失的一瞬间以及之后的一
长段时间里,我表现出的无比从容至今还让我自恋不已。确定手机不会再回到我口袋
时候。


如下说。

2006-07-17
Tag: summer

Time has never gone, the circle is not round

分页共18页 第一页 上一页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下一页 最后一页